雅昌首页
求购单(0) 消息
文中言首页资讯资讯详细

【观点】确定与不确定的对话 一

2015-01-06 13:40:35 来源:艺术家提供作者:文中言
A-A+

  确定的时间、距离与景物

  很多时候,人的生活轨迹和事情的改变是完全不可预测和想象的。如果不是当初来到了北京,我现在很可能就是稷山县东王村的一个普通农民,种着几亩地,养着几头牛,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。1980年10月在我九岁多的时候,父亲把我和姐姐从山西老家接到了北京,这一住就是三十多年,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,接触到了美术,学习了绘画和版画,成了一个画画的人。

  刚来北京的时候住在东长安街边上的公安部4号楼,父亲工作单位的宿舍里,出了公安部就是东长安街、天安门、历史博物馆、南河沿、正义路,北京的市中心,从小学到大学三年级之前我一直就没有离开过这里。小学是在大甜水井小学读完的,就在王府井百货大楼后面的大甜水井胡同里面。在它斜对面200多米的190上了三年的初中,当年小升初的数学考试最后一道应用题做错了,被划片到了这里。1988年考进了中央美院附中,在中国美术馆的东边,隆福寺旁边,在这里开始了我真正的学画之路。1993年考上了中央美院,王府井协和医院对面、东安市场的后面。

  1995年夏天中央美院大搬家,中转到了四环之外望京地区,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地方:西八间房的无线电二厂,我才第一次离开了北京的老城区。从此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一直在四环、三环工作居住生活,1997年美院毕业找工作到了东三环边上的中央工艺美院。面对没有任何特点的水泥丛林建筑、玻璃幕墙,大烟囱,原来脑海里红墙碧瓦、胡同、门楼的北京印象越来越疏远、模糊了,有时候看着在中国任何大城市都一样的这些楼房、烟囱,真觉得不是生活在北京了。2004年结婚后,因为爱人在城里上班又有可以住的房子,我就从四环外搬回了北京老城区的地安门内大街41号院,和景山一街之隔,是北京老城区的中心。二十多年,饶了一大圈,又回到了曾经很熟悉却变得愈来愈模糊的地方,现在想想这或许就是生活吧,总有些不可预知的事情在等着你,或近或远。

图(1)

  北京市西城区地安门内大街41号院6号楼,是个军队大院。记得刚搬来的时候,门口还是解放军站岗,“哨兵圣神,不可侵犯”、“军事管理区”的牌子很是醒目,不过很快就换成普通保安了,据说是要减少城区里面的军队色彩。这个大院的6号楼和对面40号院的另一栋楼是双胞胎,一模一样的外形和结构,在北京中轴线的东西两侧。这两栋楼1954年建的大楼有近六十年的历史,很多人说是梁思成先生主持设计的,但无从考证。最初是作为军队办公楼设计建造的,但建好之后因为琉璃瓦大屋顶,又有些雕梁画栋的装饰,被批判为奢侈浪费的典型建筑,这两栋楼就变成了部队的宿舍楼。这两栋楼从外观上看虽然体量很大,30多米高,300多米长,占据了从景山后街到平安大街的大半条街,但和紧邻的故宫、景山、北海等古代建筑很是协调,并不觉得突兀,这还是要归功于那几个奢侈的大屋顶,与楼体合适的比例、流畅的线条、灰绿色的琉璃瓦都恰到好处衬托着那些古建筑的金砖碧瓦,那时候的设计师还是深黯中国古代建筑成起转合、互为映衬的营造精髓,比起后来八十年代所谓恢复古都风貌而建的那些大屋顶要美观、精致、大气的多,这两栋建筑已经被列为北京市近现代重点文物了。

图(2)北中轴线

图(3)南中轴线

  住在北京老城区的中心,每天都和老北京亲密接触着,游走在文物之中,仿佛在历史长河中荡漾。白天这里是全世界游客的聚集地,黄皮肤、白皮肤、黑皮肤,英语、法语、德语、各种方言的汉语,熙熙攘攘、纷繁嘈杂,很热闹,很多时候感觉过于热闹。夜里游客们走了,大巴车也开走了,马上变得安静了,清静了,只有各色灯光映衬着那些精美绝伦的建筑,显得神秘而美妙。我喜欢在北京老城区里漫无目的溜达,走街串巷,春天刚刚吐绿的柳叶在红墙碧瓦的映衬下是那么的恬淡,走在胡同里蝉鸣、蛐蛐声的盛夏是那么的悠扬和漫长,秋天银杏树的黄叶是那么的饱和、刺眼,皑皑白雪下的北京老城区有瞬间穿越到明清的感觉。这是一种享受,看看轮廓或分明或模糊的美好景象,看看一会儿明亮一会儿昏暗的灯光变化,看看安静、真实的老北京,面对他们,静静地欣赏着、倾听着。

  当初住在北京老城区的时候因为岁数小,嘻嘻哈哈的成长、快乐地玩耍是主要的事情,所以对身边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。但再搬回来,长大了加上又学了画画,对什么事情就开始敏感了,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些景物。从2007年底开始,我的作品的主体内容就没有离开过我居住的这片北京老城区。我所描绘的是完美的经典,失之毫厘就会差之千里,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么聪明,所以用最原始也是最保险的办法——手工真实描绘。每次面对他们,我都是像一个虔诚的建筑测绘员,用制图的方式严格按照描绘对象进行着制作,每一个形状、每一个细节、每一个结构都要认真地描绘下来。景物的真实,细节的真实,色彩的真实,面对他们我不需要做出任何的改变,只需要做好一个忠诚记录者的本分工作。每次的描绘都好像在和这些景物对话,在听他们无声地诉说着各自的过去、现在、将来,我忠实地记录着北京老城区这些地标式建筑的身世、典故。这是我与北京老城区的一次对话。

图(4)

图(5)

图(6)

图(7)

图(8)《故宫角楼07272011》 综合材料 280x150cm 2011年

  大院的门牌号码是地安门内大街41号,但大院真正的大门其实是开在了景山后街,这里是北京老城区最中心的地方。出了大院门过马路左手就是景山。

  景山现在是一个公园,每天除了川流不息的各国游客,是住在周围的老北京人锻炼身体的一个休闲场所,这里有规模不等民间合唱团,歌声此起彼伏,还有快板书爱好者的团体,竹板声声很是清脆。景山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景山前街,西临北海,南与故宫神武门隔街相望,是元、明、清三代的御苑。坐落在明清北京城的中轴线上,其中心的景山,曾是全城的制高点,景山的山脊东西方向,上有五峰,每座峰上各有一座小亭,从东向西分别为周赏亭、观妙亭、万春亭、辑芳亭和富览亭。万春亭位于最高点,站在上面可以俯瞰故宫全貌和半个北京城。明崇祯十七年(1644年)三月十九日,李自成军攻入北京,明思宗朱由检缢死于万岁山东麓一株老槐树上,明思宗殉国碑文还在,只可惜那棵老槐树早已更换了好几次了。清顺治十二年(1655年)将“万岁山”改称“景山”。在元、明、清三代,景山及其附属建筑不仅是一座供游赏的皇家园林,还具有习射、停灵、祭祖、官学、躬耕、戏曲、宗教等多重功能。

图(9)北海

图(10)景山

  大院出来往右再向南走七、八分钟就到北海了。这里我第一次有印象是因为那首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的著名歌曲,里面唱的“水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,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”指的就是北海。

  北海现在也是一个公园,除了合唱团,还有大规模的健美操队伍,在五龙亭里面还有朗诵团体,评书、诗歌铿锵有力。北海位于故宫和景山的西北侧,是世界上现存建园时间最早的皇家宫苑。北海以琼华岛为主体,在岛的顶端建有标志性建筑永安寺白塔,与南岸的团城、北岸的宫苑群遥相呼应,相互借景,构成园林的南北中轴线。北海全园的水域占据了一半以上的面积。太液池中有琼华、团城和犀山台三岛,分别象征着蓬莱、瀛洲和方丈,体现了对蓬莱仙境的追求。是一座纯粹的人工园林,布局以水为主体,在太液池中布置岛屿,用桥和岸边相连。太液池的池水原经金水河直接引自玉泉山,明代起取自积水潭。北海内的宗教色彩十分浓厚,不仅琼华岛上有永安寺,在北岸和东岸还有阐福寺、西天梵境、小西天(它四周水里的锦鲤特别的多)、五龙亭、龙王庙、先蚕坛(嫔妃们祭祀蚕神的地方)等佛教、道教建筑。北海里面的濠濮间小巧玲珑,水榭楼台别有洞天,很有江南园林的味道,夏天在这里纳凉特别的舒服。

  出了北海南门,往左走五分钟就到了故宫,就会看到一座八面玲珑的角楼了,我一直认为角楼是中国古代所有亭台楼阁中最美的一个。这个角楼位于故宫西北角,因为地势开阔,周边没有什么现代建筑的干扰,加上光线变化多端尤其是落日时分,成为最著名的角楼了,春夏秋冬四季不分早晚、风霜雨雪都有大量的摄影爱好者聚集于此,各式长枪大炮对准角楼狂拍不止,还经常能看到婚纱摄影在这里取景。

  从景山后街出来往北十几分钟,过了地安门路口就到了北京城里最大的水系——什刹海,现在是北京最著名的酒吧聚集地。什刹海其实是三个湖,分别是什刹前海、什刹后海、什刹西海,旧时俗称河沿。什刹海因周围有十座寺庙而得名,所以也有人说原名应该叫十刹海,刹,寺庙之意。什刹海周边现在还保留着有大量的胡同和四合院,也是北京老城里保留最多的地方了。大、小金丝胡同,南、北官房胡同、鸦儿胡同以及白米斜街、烟袋斜街等等。

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,主要作为艺术信息、艺术展示、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。以世界文艺为核心,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。旨在传播艺术,创造艺术,运用艺术,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。

联系电话:400-601-8111-1-1地址: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

返回顶部
关闭
微官网二维码

文中言

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
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

分享到: